科研报 2017年第二期(总第17期)

新闻类型:教育科研 | 发布者:向洁 | 发布时间:2017-1-31 0:00:00 | 点击量:547

科研报

2017年第二期(总第17期)

2017131

主办单位:恩施三中教科室   编辑:王含卿

 

古代的图书校对

古之“雠书”,犹如今日的校对工作。

纸张和印刷术发明以前,古人书籍全凭抄写流传,又都是抄写在简帛上。且不说抄写时不免有漏字、错字或添字(衍字),即便一字不差,写于竹木之简,屡经翻读,时间一长,则简有断折,册有断编,造成断简、缺简、错简,文句不连,前后失序。因此,整理古籍,校勘文字就成为极其重要的工作,历朝历代还设置相应的机构负责这项工作。

古代,朝廷收集的图书都藏在内廷,如西汉藏于东观。由国家保藏的图书秘籍,称为秘书。汉代的秘书监,就是掌管图书秘籍的机构,内设秘书郎,负责带领一班人专门从事整理校勘书籍。如西汉时著名学者刘向,在成帝时受诏领校中五经秘书。河平年间(前28—前25),还同他的儿子刘歆一起领校秘书。直至明洪武十三年(1380),秘书监被废除而并入翰林院。

  朝廷校书设置专用场所,一方面便于管理,另一方面也防止图书流失。西汉时,刘向、刘歆、扬雄等都曾在未央宫大殿北的天禄阁校过书。其间还发生过一件事:刘歆之子刘棻从学于扬雄。后来刘棻“坐事诛,辞连及雄。时雄方校书天禄阁,惧而投阁下,几死”。北周时,庾信在麟趾殿校过书;唐时,白居易曾在集贤院校过书。

校勘文字,古称“雠书”。这是一桩十分繁重且又必须认真的工作。刘向在所著《别录》中说到古时校书的情况:雠校,书二本,一人观,一人读,视作怨家,故曰“雠书”。“雠”有“敌”意。所以二人对校,不容有错,应视如怨家,互不相容。

20世纪50年代,湖南长沙近郊金盆岭西晋墓内出土了一件青瓷持牍对书俑。两个文吏,戴进贤冠,相对而坐。一个读,则一手持牍,作读状,另一手又拿着多枚木牍;另一人观,则一手持牍,另一手握笔,随时改正牍上的乖误。两人之间有一书案,案上还放着待校的木牍(图1)。这是1000多年前校书的实况,形象十分逼真。

校勘书籍,责任重大,长年累月,也非常辛苦。白居易干过这项工作,深有体会。他的《集贤院玉蕊》诗,正是对校勘繁忙的写照,借集贤院内玉蕊的花开花落,诗人却两不知,而流露出职重务艰的心情:

  芳意将阑风又吹,白云辞叶雪辞枝。集贤雠校无闲日,落尽瑶华尚不知。

秦少游也干过黄门校勘。有一次他下班出宫,已是暮色渐浓,便颇有感触地写了《晚出左掖》七言绝句,可以说是继白居易咏雠书的续篇。一字一句的雠校,疲惫非常,幸得天晚出了宫门,顿时一身轻松。这与白居易的“无闲日”,实是同唱一曲:

  金爵觚棱转夕晖,翩翩宫叶堕秋衣。 出门尘障如黄雾,始觉身从天上归。

校书工作虽然艰苦,但是,这是造福读者的大好事,消除了以讹传讹,还原著其本来面目。因此,人们对一些校勘精良、无甚谬误的书籍,视为珍本,屡屡求之。北宋著名学者宋敏求,家有藏书达三万卷。他所藏的书,经过校勘三五遍,还是不放心,常说:“校书如扫尘,随扫随有。”宋敏求家在河北赵州,住在城内春明坊。当时喜欢读书的士大夫们都专程来到春明坊,借读宋敏求家的藏书。不少人还特地租下靠近宋敏求家附近的房子,以方便读书。由于到来的人日渐增加,附近住宅开始人满为患,房东们趁机提高租金,要比他处常高一倍。人们对善本书籍的重视,也反映了钻研学术的求真求实的精神,这也是做学问的根本。

古之雠书与今之校对,同样都是不容易做得好的工作。可是有的人却认为,校对不难,一字对校一字,机械得很,似乎能认识字就行。这实在是歪曲了校对这门业务,看低了这项工作。汉代刘向是历史上著名的学者和校勘家,而对他雠书之高超,古人还借用一段所谓神授其艺的传说为他捧场,说明雠书能深得精粹,也要神来相助。《三辅黄图》引《汉宫殿疏》云:

  刘向于成帝之末,校书天禄阁,专精覃思。夜有老人着黄衣,植青藜杖,叩阁而进。见向暗中独坐诵书,老父乃吹杖端烟然(燃),因以见向,授五行洪范之文。刘恐词说繁广忘之,乃裂裳及绅以记其言,至曙而去。请问姓名,云:“我是太乙之精。”……乃出怀中竹牒,有天文地图之书,曰:“余略授子焉。”

  这段传说故事自不足为信。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完成雠书重任,犹得神功,其实神功者,责任心也。一字一句校正错误,没有一定的文化素质,没有一定的专业知识,没有认真负责的敬业精神,难能挑起重担。古人把“雠书”也称作“校雠”,校出一个错字,如同俘虏一个敌人。此喻实在,并非夸张。

  选自中华书局出版《看得见的古人生活》

 

 

关于“为学而教”课堂教学理念的思考(孔令军)

一、什么是“为学而教”?

……强调六句话:以学为主、以学定教、先学后教、多学少教、以学评教。

二、如何实现“为学而教”?

1.朗读课文,加强指导。

千教万教以读为本;千学万学语言为本。现今语文课堂存在以下三种不良倾向:

第一种表现是过度分析。字词段篇、语修逻文,将文章大卸八块,逐一分析,学生茫茫然听,教师茫茫然教,文本的整体性一点不见了,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不见了,看到的只有一片片的树叶或花瓣而已。例如有的老师引领学生赏析《春》或赏析《社戏》中写“月夜行船”的几段,有的老师就问:“这一段运用了什么修辞手法啊?有什么作用啊?这里运用了什么写作手法啊?有什么作用?从哪些角度写的啊?”学生的回答也是陈词滥调,让人莫名悲哀。

第二种表现是主体虚无(或叫绑架主体)。教师利用多媒体打出五、六个问题,不讲课了(因为新课程提倡教师少讲、不讲,很多学校规定教师上课讲授的时间不超过10分钟<这种说法本来就是错误的,没有科学根据的>),还没等学生进行充分思考就组织讨论,然后一一回答大屏幕上的几个问题。试问:这样的没有教师、学生围绕文本对话的语文课真正是以学生为主体吗?

第三种表现是不读课文。语文课本来是要让学生读书的,然而听课发现,很多的语文课是以教师的讲解分析代替了学生的读书实践,从头至尾听不到学生朗读课文的声音,本来好好的阅读课变成了分析课,假如你分析得好也行,然而依然是没有深度,没有趣味,让人感觉味同嚼蜡一般,学生怎么能喜欢我们的语文课呢?

思考以下三种对策:

1)让学生读。课堂上学生大量的时间应该是在读课文,一节课学生各种形式的朗读课文的时间不应少于20分钟。所以就是应大大压缩课上讲授的时间,真正实现把课堂还给学生。

2)指导学生读。指导学生读课文最能显示教师组织课堂的能力,教师的示范会使学生产生强烈的向师性。以小组为单位让学生展示朗读、师生竞赛读课文的方式会大大调动学生主动参与课堂的积极性。

3)熟读成诵。优美的句子或段落应该能够熟读成诵。这符合“积累语言、运用语言”的课标要求。

2.品读揣摩,运用语言。

怎么进行语言文字训练呢?比如,低年级要体会用词的准确性,揣摩句子的表达效果,进行造句、仿句的训练;中年级要从段入手,认识段的结构,进行仿段的训练;高年级要从篇章入手,认识篇章结构,学习表达技巧,如对比、悬念、欲扬先抑、点面结合、有动有静、以小见大等,尝试在习作中应用;更高的年级,要进行文学欣赏等。语文教育专家王尚文说:“语文教学的聚焦点应该是话语形式,即‘怎么说’,而非‘说什么’。”课堂上品读语言我们不妨这样问:“你最喜欢文章(本段)的哪些语句?你能有感情地读给大家听吗?”“你能说说你喜欢的原因吗?”“请大家带着这种感情再来读这一段。”“请大家在朗读中读出这种情感。”“请大家再来慢慢地读这一段,注意通过朗读表达出作者的情感。”

揣摩语言的五种方法:(1)加强涵泳,读中玩味(2)增删调换,对比揣摩(3)巧卖关子,故意出错(4)选准角度,反复朗读(5)词语溯源,激发想象 

3.敢于质疑,敢于发难。我不同意你的说法,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伏尔泰)。

4.深度讨论,互相启发。所谓深度讨论,就是让学生自主印证、质疑自己的问题。要落实“深度讨论”,必须全面推广 “师友互助”式合作学习。(1)要划分“师友互助”小组。⑵要建立“师友互助”式学习机制。⑶要推行“师友互助”式评价机制。

5.深度展示,获得自信。所谓“深度展示”,就是让学生展示、评价观点,呈现发散性思维。要落实“深度展示”,必须全面推广 “展示与点评”的组织策略。

6.讲关键处,重锤敲击。“以学为主”的方式并不是教师不作为,甚至是无为。学生通过讨论仍然无法解决的重点问题就需要教师“畅讲”“重锤敲击”。但是教师讲的要有情趣,有风采,有情感。

 

 

浙江屋脊地带隐藏着中国最密集的廊桥群

南宋宁宗庆元三年(1197年),朝廷析龙泉县松源乡等地,置庆元县,治所驻松源——自此,一个以王朝年号命名的新县诞生于浙南。庆元偏居浙南一角,是浙地通往闽、赣地区南大门。在地图上我们可以轻易看出:庆元是离省会杭州最远的县城,它的管辖地被福建寿宁、松溪、政和三面包围。宋代以前,庆元地区虽有官道穿梭,北上处州、杭州,南通建宁、福州,但由于山高林密、地形险峻,人口还十分稀疏。在两宋之际,大批官宦、商贾、民众南迁,山重水复的庆元成了一处能够安身立命的世外桃源

浙江地势图犹如缩小版的中国地势图——总体西高东低,浙西南隆起最高。浙江省海拔最高的地区,几乎集中于庆元一县。所以,庆元堪称浙江的屋脊世界屋脊青藏高原有三江源地区,而庆元也有自己的小三江源”——瓯江、闽江、福安江的源头从百山祖山区发源,然后向北、西南、东南三个方向发散,形成树枝状水系。庆元虽没有大江大河,但几乎每个乡镇、村落都有溪水流经,全县大小溪流竟有926条之多。这片山区还坐落着海拔1921米的浙江第一高峰黄茅尖、海拔1856米的第二高峰百山祖,周围还簇拥着20多座海拔超过1500米的重峦叠嶂。

封闭的山地,蜿蜒的溪水,为迁徙之民提供了安身家园,也为廊桥的出现创造了条件。直到现在,庆元仍有近百座存世,居全国之首。庆元廊桥还有多个之最:有确切纪年、现存寿命最长的木拱廊桥——如龙桥,有全国现存单孔跨度最大的明代木拱廊桥——兰溪桥,有廊屋最长的单孔木拱廊桥——黄水长桥,有全国史料记载最早的木拱廊桥——双门桥与莆田桥。

相比别的县市,庆元廊桥历史脉络十分清晰:宋、元、明、清、民国,历代建造的木拱廊桥均有,涵盖木拱廊桥、石拱廊桥、平梁式木廊桥、斜撑式木廊桥、伸臂式木廊桥等诸多类型,在全国首屈一指。

【廊桥又名屋桥、风雨桥、蜈蚣桥,是在桥上加盖亭台楼阁等廊屋建筑而形成的特殊桥梁,按结构可分木拱、平梁、石拱3种。清末《庆元县志》载,当时该县有宋代以来的各式廊桥230多座。目前,该县尚存各类廊桥97座,为全国各县廊桥数量之最。在3种类型基础上,庆元廊桥的样式有所变化,大体可分为单跨式木拱廊桥、多跨式石墩木拱廊桥、伸臂式叠梁木廊桥、斜撑式平梁木廊桥、伸臂式平梁木廊桥、单跨式石拱廊桥6种。】(摘自《中国国家地理》)

 

 

一命而偻,再命而伛,三命而俯【李山: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2013年62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敢于担当,是为了党和人民事业,而不是个人风头主义,飞扬跋扈、唯我独尊并不是敢于担当。春秋时期宋国大夫正考父是几朝元老,但他对自己要求很严,他在家庙的鼎上铸下铭训:‘一命而偻,再命而伛,三命而俯。循墙而走,亦莫余敢侮。饘于是,鬻于是,以糊余口。’意思是说,每逢有任命提拔时都越来越谨慎,一次提拔要低着头,再次提拔要曲背,三次提拔要弯腰,连走路都靠墙走。生活中只要有这只鼎煮粥糊口就可以了。我看了这个故事之后,很有感触。我们的干部都是党的干部,权力都是党和人民赋予的,更应该在工作中敢作敢为、锐意进取,在做人上谦虚谨慎、戒骄戒躁。”

“一命而偻,再命而伛,三命而俯。循墙而走,亦莫余敢侮。饘于是,鬻于是,以糊余口”,大意是:接受权位的册命,一命时欠身前倾,二命时弯腰鞠躬,三命时俯身如弓;作为有权者,平日走路也不是大模大样,而是顺着墙根小步快走;谦恭而行,也没有人敢对我加以侮辱;用这件大鼎煮米,用这件大鼎熬粥,以此来度日糊口。这是一段刻写在青铜器上的押韵铭文,其中心含义是权位越高、生活的态度和需求也就越发谦恭、俭朴。

最早记录这段话的文献是《左传·昭公七年》,后来司马迁写《史记》为孔子立传作《孔子世家》时,也引用了这段文字,这是因为铭文与孔子的祖先正考父有关,刻有铭文的鼎,就是放在正考父的庙里的。正考父是一个长寿之人,曾辅佐过宋国的三代国君。古代任命官员,要举行册命仪式,也就是铭文中“一命”“二命”的“命”。经过“三命”,在诸侯国,其地位已经是“上卿”之尊了。

权位越高,做人的态度越谦恭,生活的需求越简朴,这是铭文要突出的内涵。其中的谦恭,表现的是这样的意识:权力越大,责任越重,对个人就是越严峻的考验,也就越需要小心翼翼。只有将手中获得的权力视为谋国治世的手段,而不是个人作威作福、获取福利的凭仗,才会有这样的谦恭,才不会因手中有权而得意忘形、招摇自大。古人固然还没有权力为民所授予的观念,却也懂得对权力的敬畏。实际上早在西周初年,贵族政治家就有这样的观念意识:周人所以获得政权,是“天命”的眷顾,而所谓的“天命”,说到底根据的也是“民意”。因为周人相信,只有好好对待民众,也就是讲究政德,才会得到“天”的首肯,否则,即便手中有治理天下苍生的大权,也会被拿走。古本《尚书》说“天听自我民听”就是这个意思。这就是古老的“民本”思想,即所谓“民为邦本,本固邦宁”的思想。

有这样的观念意识,才会有获得权力后的戒惕,这也是正考父所以谦恭的一个重要原因。这样说来,获得权力就不只是意味着责任,也意味着危险。因为权力“被拿走”,往往伴随的是政治的混乱;对个人而言,往往是家族及个人生命的祸患。当然,谦恭,还可能是来自对个人能力的怀疑等因素。一个人只有时常对自己能力抱怀疑的态度,才会立身小心,谦恭处世,如此也才会进步。铭文“亦莫余敢侮”一句很值得寻味。它表达的是这样一点:谦恭并不是软弱,相反,它会带来真正的尊贵。

谦恭之外,这篇短小铭文表达的另一点是“饘于是,鬻于是,以糊余口”的俭朴精神。败由奢华是一个很古老的说法,道出的是有权位者被权力败坏时最常见的“伴生”现象。人的欲望实现是有条件的,手中的权力,就是欲望泛滥最方便的条件之一。如此,奉行俭朴之德,就是自我“防腐”的重要前提。正考父的鼎文就涉及这样的问题。权力是被赋予的,不是天生就属于谁的,要想正当地持有权力,就必须在个人德行上,遏制自己的欲望,奉行俭朴的生活道德。正考父的后代孔子崇尚“欲而不贪”,就是这样的意思。

在权力面前要谦恭,有权力的生活当俭朴,如此才能获得真正的尊重,才能保证个人不会被自己手中的权力所败坏。这是“一命而偻”这段古代文字给人的启迪。看正考父的谦恭,又让人想起司马迁《史记》中写晏子做大官时的一个小故事:晏子身为齐国之相,出行坐在马车上,屈着身体,尽量使自己不显得张扬,可是他那位驾车的仆人,坐在前面驾者位置上,洋洋得意、吆三喝四。驾车者的老婆看到这样的反差,深以为耻,要跟他离婚。这个小故事,在司马迁写的晏子传记中,仿佛一幅小小的漫画插图,其用意除了以此突出晏子的谦恭之外,也应是提醒读者不要像驾车者那样,一旦与权力沾点边,就是一副得意忘形的样子吧。

 

 

历史典故中宋人为何受牵连

“守株待兔拔苗助长是流传甚广的寓言。故事中的愚人都是春秋时代的宋人。类似的故事还有宋人失窃等。为什么古人把傻事多说成是宋人干的呢?

因为那时的宋襄公(诸侯国君)做过一件蠢事。宋军与楚军在泓(今河南柘县北)交战。宋军布好了阵,楚军还未过泓河。宋司马子鱼建议利用敌人正在渡河的有利时机发动攻击。宋襄公说:等他们过了河再打,取胜不能不择手段。楚军过河后,还没摆好战阵时,子鱼又建议乘机进攻。宋襄公说:人家还没准备好呢,怎么可以先下手?直到楚军布置完毕,宋襄公才下令进攻。结果宋军大败。战后,宋襄公还振振有词地说:君子打仗,不伤害受伤的敌人,不俘虏头发斑白的人,有在狭窄危地乘势追击,不攻击没有摆好阵势的敌军。这就是后人嘲笑的宋襄之仁。由于宋襄公做了这件贻误战机、铸成大败的事,后人就把宋人当作愚人加以讽刺。

八拜之交的典故

八拜之交,大家对这个词都很熟,就连香港B社会拜把子认兄弟也要行八拜之礼,一般人都认为八拜之交是行八次下拜之礼,但其实这八拜,拜的是八份感天动地的友情。

头一拜:伯牙子期知音之交;第二拜:廉颇相如刎颈之交;第三拜:陈重雷义胶漆之交;第四拜,元伯巨卿鸡黍之交;第五拜:角哀伯桃舍命之交;第六拜:刘关张生死之交;第七拜:夷吾叔牙管鲍之交;第八拜:孔融祢衡忘年之交。因为感动,所以值得去拜,因为去拜,所以我们要铭记,因为铭记,所以我们也要这样对待朋友。

苏格拉底

苏格拉底(前470前399年),既是古希腊着名的哲学家,又是一位个性鲜明、从古至今被人毁誉不一的着名历史人物。他的父亲是石匠和雕刻匠,母亲是接生婆。

苏格拉底经常和人辩论。辩论中他通过问答形式使对方纠正、放弃原来的错误观念并帮助人产生新思想。他从个别抽象出普遍的东西,采取讥讽、助产术、归纳、定义四个步骤。讥讽即通过不断追问,使对方自相矛盾,承认对此问题无知;助产术即帮助对方抛弃谬见,找到正确、普遍的东西,即帮助真理问世;归纳即从个别事物中找出共性,通过对个别的分析比较来寻找一般规律;定义即把单一的概念归到一般中去。

  苏格拉底教学生也从不给他们现成的答案,而是用反问和反驳的方法使学生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他的思想影响。请看一个他和学生问答的有趣的例子。  学生:苏格拉底,请问什么是善行?  苏格拉底:盗窃、欺骗、把人当奴隶贩卖,这几种行为是善行还是恶行?  学生:是恶行。  苏格拉底:欺骗敌人是恶行吗?把俘虏来的敌人卖作奴隶是恶行吗?    学生:这是善行。不过,我说的是朋友而不是敌人。    苏格拉底:照你说,盗窃对朋友是恶行。但是,如果朋友要自杀,你盗窃了他准备用来自杀的工具,这是恶行吗?学生:是善行。  苏格拉底:你说对朋友行骗是恶行,可是,在战争中,军队的统帅为了鼓舞士气,对士兵说,援军就要到了。但实际上并无援军,这种欺骗是恶行吗?  学生:这是善行。

这种教学方法有其可取之处,它可以启发人的思想,使人主动地去分析、思考问题、他用辩证的方法证明真理是具体的,具有相对性,在一定条件下可以向自己的反面转化。这一认识论在欧洲思想史上具有巨大的意义。

苏格拉底哲理故事:三个筛子

  有一次,苏格拉底的一位门生匆匆忙忙地跑来找苏格拉底,边喘气边兴奋地说:“告诉你一件事,你绝对想像不到……”“等一下!”苏格拉底毫不留情地制止他,“你告诉我的话,用三个筛子过滤过了吗?”他的学生察觉情况不妙,不解地摇了摇头。苏格拉底继续说:“你要告诉别人一件事时,至少应该用三个筛子过滤一遍!第一个筛子叫做真实,你要告诉我的事是真实的吗?”“我是从街上听来的,大家都这么说,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那就应该用你的第二个筛子去检查,如果不是真的,至少也应该是善意的。你要告诉我的事是善意的吗?”“不,正好相反。”他的学生羞愧地低下头来。苏格拉底不厌其烦地继续说:“那么我们再用第三个筛子检查看看,你这么急着要告诉我的事,是重要的吗?”“并不是很重要……”苏格拉底打断了他的话:“既然这个消息并不重要,又不是出自善意,更不知道它是真是假,你又何必说呢?说了也只会造成我们两个人的困扰罢了。”

【智慧心语】我们的话语是否常常使人得到益处?先过滤一下,你会发现很多话不必说,也不用说。学习掌管我们的嘴,不容它任意妄为,当一个人掌管了舌头,自然就掌管了全身。

 

 

特技优秀教师解读2017高考考纲(哈尔滨市十八中教学负责人、省特级教师 李民)

2017年高考命题形式会有一些变化,但整体难度变化不大。现就2017年高考备考复习提出以下建议:

建议一:回归教材,一箭多雕

回归教材至少解决两件事——通过回归教材重视基础知识、基本技能和基本数学思想方法,进一步强化数学学科核心素养,聚力共性通法。通过回归教材阅读教材中各章节后面的“阅读与思考”、“探究与发现”和“实习作业”等材料,使学生对教材里中的秦九韶算法与更相减损术,“阅读与思考”中的中外历史上的方程求解、割圆术、海伦和秦九韶、九连环,“探究与发现”中的“杨辉三角”中的一些秘密及祖暅原理与柱体、锥体、球体的体积等中华传统数学文化经典实例有所理解,从中感悟到中国古代数学文化与高中相关数学知识之间的密切联系。

建议二:补充数学发展历史,增厚数学文化底蕴

针对高考数学考纲的变化,高中阶段要重视“数学文化”教学。近两年高考已经考了秦九韶多项式求值算法和《九章算术》中的“更相减损术”,预计今年高考试卷可能会有杨辉三角、祖暅原理、割圆术等相关内容出现。

我们要积极挖掘这方面的数学文化背景与高中数学知识的内在联系。任课教师可以参考《周髀算经》、《九章算术》、《海岛算经》、《孙子算经》、《夏侯阳算经》、《缀术》、《张丘建算经》、《五曹算经》、《五经算术》、《缉古算经》等算经十书及《四元玉鉴》、《算学启蒙》、《数书九章》、《测圆海镜》等古典数学名著,从中选取与高中数学有密切联系的具有代表性的案例,每周挤出一小节时间,让学生感受中国古代数学文化历史背景,进一步体会中国古代数学文化之精髓。

建议三:适度刷题,不求数量,但求质量

 (1)整套试卷刷题    前面两条建议是所有考生在老师指导下都必须完成的必修课,而在这一部分要依学生的知识能力基础有所选择地采用不同的复习对策。省重点及市重点靠前考生刷题要以成套模拟卷为主,频率为3/周,且在周末对本周刷题或模考过程中发现的错题及自己本身相对薄弱部分的习题进行专项集中强化训练。切记,在刷题过程中,一定要养成归纳总结的习惯,做到自觉地举一反三,多题一解,一题多解,一题优解。

其他考生刷题要将成套模拟卷拆解进行专题训练,可以将数学试卷中的111216202)、212)去掉后进行训练,也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再将91015201)、211)、选考题第二问去掉后进行训练,频率为1-2/周,在刷题过程中,要做到有意识地举一反三,多题一解,一题优解。

走特长的考生在前面的基础上再去掉78和剩余所有主观题(大题)第二问后进行训练,频率为1/周,在刷题过程中,做到举一反三,一题优解。

2)专项刷题    根据自己的弱项或需加强的项确定专项训练内容,将若干张模拟试卷中同类试题集中训练,如将23张模拟试卷中的立体几何题集中在一个时间训练,做完后立即核对修正答案并总结得失,然后再选23张模拟试卷重复前面的操作,在一至二周内,使用1020套模拟卷(或高考卷)进行专项组合训练,这种 “狂轰滥炸”式的集中刷题会收到非常好的效果,当然前提条件是必须做到举一反三,多题一解,一题优解。

建议四:选考题复习策略

究竟选择哪个选考模块做为选考题?这要因人而异,不能一概而论。基础好的考生应该两个模块都复习,考试时以分值最大化为选择标准。中等生应在老师指导下确定自己的主打选考题,在模拟考试和平时训练时解答主打选考题,每次模考后把另一个选考题做一做,再看看答案,仅此而已,不牵扯更多精力,这是防止在高考中发生不会做或不能完整地做出自己的主打选考题时的应对措施。基础弱的同学适合现在就确定选考模块,具体确定选考模块方法是,选择第一问经常得高分的选考模块为高考时的选考题。

建议五:看题与写题

在复习中,基础好一些的考生不妨试试另一种解题方式——看题不写题,即用眼睛去阅读习题,用脑袋去思考解题,坚决不动笔写题,这对培养阅读能力、训练思维能力都很有益处。但这么做是有先决条件的:一是考生必须有比较扎实的学习基础,二是所做的习题是某类习题的衍生题(变式题)。做衍生题的最大好处是对相关类型习题的解法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便于对此类方法的掌握与运用,而且还可以将该解法进一步延伸拓展,达到举一反三之功效。在同类习题中只要有一道题按高考评分标准进行规范书写,其它衍生题则均可以采用看题方式去做题,这既节省了时间,又锻炼了思维能力。

总之,在落实上述五条复习建议基础上,还要不断夯实“三基”,强化学科核心素养,重理解轻死记,重创新轻模仿,落实一日一梳理,一周一总结的学习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