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凉风听成歌,把苦涩酿成糖

新闻类型:学生文学 | 发布者:李杰 | 发布时间:2017-4-2 10:27:52 | 点击量:463

                                                                           恩施三中201412  刘姣

  二零一七年三月末,不知哪一天起,枯瘦的腊梅一朵接一朵凋零,垂柳上新抽的嫩色的芽,带着生命最本真的纯粹出现在人们的视野。空气中开始弥漫泥土清香,新旧交替间,春天终于姗姗来迟。

  那段时间还处于冬的统治下迎头吹来的风像是女人的掌掴,不算粗鲁,却让人不想忍受。早上起来后踩着细碎的星光,三两步跑到教室开始一天的征途。“一日之计在于晨。”吃早餐的时候会发现光秃秃的枝条上新冒出一两片嫩叶,寒风瑟瑟它也不认输似得舒展着身体。“让无休止的寒意来的更猛烈些吧!”我仿佛听到,来自战士的呐喊。

  席慕蓉说“每一条走上来的路,都有它不得不那样跋涉的理由;每一条走下去的路,都存在它不得不那样选择的理由。”我在高三上学期依然后悔当时斩钉截铁、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理科。写不完的作业,记不完的公式,和别人这样那样的差异,以及每次考试后惨不忍睹的成绩。一切的一切,让本就不平静的内心一直烦闷着。很多没有坚持下去的人会以过来人的身份对我说:你之所以吃遍所有的苦,大多是因为坚持了不该坚持的东西,你的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精神,让你时时刻刻都不快乐。可是啊,我却渐渐和我的成绩握手言和,即使很多时候进步比蜗牛还慢,也有几次打赌输了绕着操场跑了一圈又一圈。道路行进的依旧艰难,但我却一直不想认输。

  毛姆说“满地都是六便士,他却抬头看见了月亮,他不理睬六便士,却伸手去触碰月亮。”高考前七十几天的时候,学校自习室总有人整理资料到凌晨两三点,有人把课本翻来覆去看了五六遍,有人能在考试中将失误降到最低。那曾遥不可及的梦想,终将变成触手可及的目标。

  有一段时间班上流行起了各种咖啡,每杯雾气袅袅的咖啡后面,都有一个熬夜到一点的不服输的熊猫眼。热水常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不少人眼巴巴的等着下课后的第一杯热水,有的人干脆用冷水泡咖啡,也有不少人佩服那些就着冷水把咖啡吃下去的人。你知道那种含着一满嘴速溶咖啡的感觉吗。舌头上苦的感受器在舌根附近,也就是说,满嘴的咖啡从舌尖一直弥漫到舌根,干巴巴的粉末会使口腔变得干燥,有时候还会苦到喉咙。吞一口水,整个脸颊两边会有酸痛感,刺激的太过浓厚,游离的意识也就逐渐清明。整个早上都不会有睡觉的冲动。

  人们常说“高考就是千军万马过一座独木桥。”如果一直对残酷的现实视而不见,没有时刻都会身负重伤的觉悟,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注定以失败告终。

  校园广播里略带沙哑的声音:《借物小人》里有一句台词:我们很努力的活着,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早上我吃饭的时候,看见窗外新抽的芽,在寒风中努力站直了身体,庆山说:如你我这般的俗人,只有真正穿行过黑暗与障碍,才能成为发出微光的人......

  后来,春日的凉风逐渐轻柔起来,像是调皮的孩子跑过,带起人们的衣角。残留在舌尖的苦涩也逐渐散发出蜜糖般的香甜。而我,也会在无形的压力下越挫越勇,耳畔不知是谁轻声吟诵“黄金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一切都是积极而美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