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晖

新闻类型:学生文学 | 发布者:李杰 | 发布时间:2016-7-13 17:26:49 | 点击量:796

                                                            恩施三中  李义婧


斜阳洒满群山,火烧云绚烂夺目,大雁飞过了一群又一群,小二娃正牵着一头老牛,走在蜿蜒的小路上。远远望见村口。

年岁几百的红杉树下,有一口祖祖辈辈流传的老磨。哦 ,对了,现在它在村口,只是一块普通的大石头,过路的人累了倦了,在它身上歇一歇,坐一坐,又继续赶路。但马家湾群山环绕,一年中过路的人,加起来还没有村里几百号人多。

于是陪伴它的,除了郁郁葱葱的红杉树,只有一个人······

马老六坐在老位置,面朝村里刚修的公路,浑浊的老眼盯着路消失在山的另一边。

“马家湾”,是几百年前,一群逃难来此定居的难民取的。因为一位马姓商人,给了其他人很多恩惠,又组织大家一起建房筑屋,大家心存感激,取名马家湾。后人敬称商人为马祖爷。

马老六是马祖爷的后人。从小在这棵树马祖爷种的红杉树下长大,爬上爬下似乎天生就会,常常在树上睡午觉。他觉得他与树之间有一种无形的联系,把他与树紧紧连接在一起。它是他的老朋友了。

半年前有一位省城老板看中了红杉树,要买。从那以后,马老六便天天坐在树下的石磨上,不知在等待什么。

“六爷爷······您还不回家呢,太阳都下山啦······”二娃蹦跳着冲余晖下静如雕塑的消瘦老人喊道。

往常,马老六都慢慢地转头,抬起手,冲小二娃挥几下。但今天,马老六一动不动,盯着公路。二娃已经牵着牛走到了他面前,问:“六爷爷,您今儿怎么啦?”

“二娃呀,你看那座山的大路上,是不是有城里来的大车呀。”马老六说的很慢,每个字都费了他好大的力气。

“哪儿呢哪儿呢,大车?”二娃伸长脖子向远处张望,忽地叫起来:“大车!真的是大车!”

马老六别开头,闭上了那双老眼,枯槁的老手在石磨渐渐平整的沟痕上摩挲,干涩的喉咙里发出几声不清不楚的调调:“终于还是来了啊·······”

“大车来了——从城里来的大车——”小二娃高亢的声音传遍村子,村民们纷纷出门来看热闹,谁都没有注意到,马老六佝偻着身子,缓步走进了村······

“杨老板,这生意交给您,可真是马家湾的大喜事啊!”村长脸上堆满献媚,给身边项戴粗金链子的杨老板倒酒。

杨老板一只手放在肚子上,一只手拿着猪蹄,一边啃一边说:“哎,村长放心吧,我办事,妥妥的!”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杨老板,那啥时候动工?”

“明天,就明天!”

“好好好,喝酒喝酒!”

第二天,村口又来了一辆大卡车,众人围过去,看见车上拿下来的大锯子,叽叽喳喳说开了。

“这红杉树可值钱了,听说是省城来的大老板哪!”

“那咱们可发财了啦,大老板不会亏待咱的!”

“这树在这儿几百年了,是马祖爷亲手种的,咱们哪个不是在这树下长的!”

“还真有点舍不得呀,它就像咱村的宝贝,我们都是它看着长大的哪!”

余晖下,红杉轰然倒下,扬起的尘沙淹没了周围的人、车。

马老六仍坐在老位置,但双眼只盯着光秃的树桩。

没过几天,他就死了,村长听说了,数钱的动作顿了一顿。

又是绯红满天,二娃牵着牛远远望见村口,却只有落日的余晖,树桩光秃秃的,石磨也孤孤单单的。